言情小築 >> 古代,大陸 >> 日久生情,主僕戀,重生 >> 丁香小婢作者:簡瓔 | 收藏本站
丁香小婢 page 19 作者:簡瓔
    冷風撲上臉頰,想到皓飛帶著精鐵鐃銬含冤而死,她就痛得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既然心愛的人已不在世上,她獨活著有什麼用?

    是她害死他的,她自然要去陪他,在黃泉路上,有她相陪,他也才不孤單啊……

    瓣瓣寒梅飄落在湖面上,冰寒的湖水足以將人凍死。

    她眼裡含著淚珠,嘴角卻帶笑,心神狂亂不已,想到將要自己一個人活在這世上,她就沒有活下去的勇氣。

    她沒有與他成親,他卻也還是死了,什麼剋夫之命簡直胡說八道,如果有來生,她會毫不猶豫的嫁給他,如果真有來生的話……

    她看著蒼天,蒼天當然沒有給她任何回答。

    「皓飛,我來了,等我……」丁香高高仰起了臉,眼中流下淚來。

    她縱身跳入湖中。

    所有的遺憾,就與她一起融成冬季最後的雪水,與飄落的梅花一起,深埋在湖底吧!

    許久之後,湖面恢復了平靜,天空突然下起雪來,越下越大,越下越急。

    蚺捋\地的雪下了十天十夜,數尺厚的大雪堆積在京城的大街小巷,天地間只有白茫茫的一片。

    梅花湖畔整個被大雪蓋住了,半個月之後,大雪漸融,唯獨梅花湖始終沒有融化,變成了一座冰湖。

    第7章(1)

    「她沒救了。」

    好冷……丁香睜開眼睛之前聽到這句話。

    接著,她聽到彩兒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。「你這傻丫頭,怎麼那麼傻呢?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染上了瘟疫,你怎麼會傻到去投湖?」

    怎麼回事?

    投入那麼冰冷的湖裡,她沒有死嗎?

    「丁香……嗚嗚,我的好姐姐,你一路好走……」

    一條白布蓋上了她的臉,而彩兒還在嚶嚶哭泣,那虛情假意的哭聲讓丁香感到厭惡至極,她一把掀開白布,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丁香!」芸娘驚嚇的瞪視著她。

    「丁香……」彩兒也止住了哭聲,她還揉了揉眼睛。「你……你沒死?」

    一旁的大夫又驚又喜的看著她,頻頻說道:「太奇怪了,太奇怪了,剛才明明已經沒有了脈象,怎麼會?怎麼會呢?」

    大夫又細細為她把了脈,更驚奇的發現原本疫病的症狀全都消失了,他忍不住大呼奇跡。

    丁香訝異的看著四周。

    這個房間……這是她在李府的房間,和彩兒共用的房間!

    她怎麼會在這裡?

    誰把她帶回淮玉城了嗎?

    「你沒事?真是謝天謝地啊!丁香丫頭!」李嬤嬤雙手合十,不斷的感謝老天爺。「我去稟告大總管你沒事了,大夫,你也跟我一道出去吧,還有好幾個奴才在等你開藥方呢!」

    李嬤嬤和大夫出去了,芸娘看著丁香,發現她很不對勁。

    「丁香,你還有哪裡不舒服嗎?要不要叫大夫回來?」

    「我……怎麼了嗎?」丁香蹙著眉心,無論如何回想,她只記得自己投入將軍府裡的冰湖裡,後來怎麼樣了,她全無印象。

    「你不記得啦?」彩兒搶著說:「城裡爆發奇怪難治的瘟疫,你因為染上瘟疫就想不開投湖自盡,幸好瑞兒經過發現,不然就糟了……可是說也奇怪,大夫明明就說你沒有脈象了啊,怎麼會沒事呢?」

    「我……染上了瘟疫?」她努力回想,還是一無所獲。「是大總管把我送回來的嗎?」

    趙千嵐和杜紹瑜是她最後見的人,或許可以從他們那裡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「你在說什麼啊,丁香?什麼送回來?你一直在這裡啊,又沒有離開過,你不會是病糊塗了吧?」彩兒伸手摸她額心,她不由自主的閃開了。

    「不要碰我!」她厭惡地低喝。

    彩兒瞪大了眼睛。「丁香?!」

    丁香不理彩兒,她看著芸娘。「我一直都在府裡,是嗎?」

    芸娘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。「是啊!」

    丁香急問:「那將軍呢?將軍在哪裡?」

    「將軍?」芸娘和彩兒面面相覷。「什麼將軍?」

    丁香更是訝異,芸娘不知道少爺就是將軍還情有可原,但彩兒不可能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她不動聲色的改口,「我是說少爺。少爺呢?」

    芸娘和彩兒異口同聲說道:「少爺又還沒回來。」

    芸娘淺淺一笑。「不過,丁香,你為什麼突然問起少爺?你不是不曾看過少爺嗎?」

    丁香聞言狂喜的震顫著。

    難道老天真的聽見了她的請求,給了她重生的機會?還是,她投湖沒死,現在是在作夢?

    她用力的捏了下自己。

    「哎喲!」會痛!

    太好了!會痛!不是作夢!她真的……真的有重來一次的機會了……老天爺,謝謝禰!謝謝禰!

    雖然她搞不清為何她的人生與原先的不太一樣了,不知為什麼她竟得了瘟疫,但她仍感激能有這重來一次的機會。

    「丁香,你到底是怎麼了?怎麼怪怪的?」彩兒萬分不解丁香幹麼死命捏自己,臉上那欣喜若狂的光彩又是怎麼回事,難道是迴光返照?

    「征南大將軍呢?」丁香追不及待的問。

    「還沒班師回朝啊。」彩兒更奇怪了。「你怎麼問這個?」

    果然!她再沒有一刻如此的感謝上蒼,雖然現在發生的事與過去不盡相同,但她可以扭轉乾坤了,皓飛可以免於一死!

    「我去看看那些染了瘟疫的人!」她急切的掀被下床。

    她要從藥村那件事開始,把一切的錯誤導正過來!

    「你在說什麼?!」彩兒拉住她。「你自己都奄奄一息、半死不活了,還去看那些染病的人做什麼?」

    「放開我!」她瞪著彩兒拉她衣袖的那隻手,厲聲道。

    如今她才感覺到,彩兒一直在利用她,用自己的柔弱使喚她做事,她真是笨得可以,還一直把彩兒當成連螞蟻都不敢捏死的柔弱女子……

    「丁香——」彩兒嚇得鬆手了,她委屈不已的看著丁香。「你到底是怎麼了?為什麼對我這麼凶?」

    「可能神智還不太清醒吧!」見彩兒泫然欲泣,芸娘連忙打圓場。

    丁香只看著芸娘一人說話。「芸姐,我沒有神智不清醒,我只是想去救染了瘟疫的人,不想更多人染病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,你又不是大夫,怎麼救?」彩兒十分不以為然地小聲說道。

    丁香鄙夷地看著彩兒。「這就不需要告訴你了。」

    彩兒瞪大眼,驚訝的眨了兩下。「丁香,你好奇怪!你到底為什麼要用那種口氣跟我說話?我到底做錯了什麼?」

    「那個……我還有些針線活要做,你們慢慢聊。」芸娘見苗頭不對,便找個借口離開了。

    房裡只剩下丁香和彩兒,丁香明白彩兒當然還不知道她已知曉她的真面目,自己現在對她惡聲惡氣也沒用,搞不好讓彩兒起疑,還會壞了日後的事。

    她改口道:「我是……頭痛,所以口氣難免差了點,你別放在心上。」

    「看在你昏迷了那麼久,我就不跟你計較了。」彩兒催道:「你在這裡等,我再去找大夫來,一定要確定你沒事了才可以,不然我們可不能再同一房……」

    雖然不明白為何一醒來就被告知自己得了瘟疫,但她現在沒有任何的不舒適,大夫剛為自己把脈也沒說有什麼問題,想必那些病症已因她的「死而復生」而消失。

    「我說了要去看看府裡染了瘟疫的人,你沒聽到嗎?」丁香穿上鞋,冷靜的套上外衣,滿腦子都是皇甫皓飛。

    他會在哪裡?他會認得她嗎?

    如果他認得她,那代表他也重生了嗎?

    老天爺雖然給了她重生的機會,但千頭萬緒的實在讓她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,有如墜五里霧中。

    彩兒又拉住她。「你不要去啦!丁香,你這樣很奇怪耶!說什麼要去治病,我看你八成是還沒好……」

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 丁香小婢 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