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築 >> 現代,台灣 >> 誤打誤撞,日久生情,患得患失 >> 好好小姐不愛了作者:夏灩 | 收藏本站
好好小姐不愛了 page 4 作者:夏灩
    「你不算嗎?」

    簡礎洋苦笑。「我是唐湘邑的特助。」

    簡而言之,他受唐家聘用,聽命唐家,能給陶蜜亞的支持幫助,畢竟有限。

    杜樂茵沒說話,她看見簡礎洋真摯地勾起了笑容,很真心……很迷人。他對陶蜜亞的關懷絲毫不假,甚至剛才一度試探,想以她的反應判斷適不適合讓她們繼續來往下去。

    簡礎洋知曉她看出來了。「Mia她往後好歹算是唐家人,我得知道你對她是不是真的……抱歉。」

    杜樂茵搖搖頭。「沒關係。」

    其實在陶蜜亞決定嫁入唐家時,她便有所準備。金錢利益糾葛圍繞,再鐵的感情都有可能異變生蛂A不論表面上的漆上得多麼光鮮亮麗,爛了就是爛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一直都很小心拿捏分寸,陶蜜亞是她重要的人,她很珍惜,人的感情不需要用外在形式證明,只要心裡頭有對方,便是永恆。

    「往後你來,我會照顧你。」

    杜樂茵一怔。這句話實在是……

    她一下子赧了臉,像是被什麼給觸動了。盡避知曉對方言語裡並非那個意思,她的心……還是忍不住為此怦動了下。

    他是認真的,態度、模樣、言行都是,他對朋友那種隱晦又溫柔的關切方式令她溫暖。其實就算他不這麼問她,她也不會扔下好友不管。

    但她沒這麼說,只是一笑。「好。」

    她想……讓他照顧她。

    簡礎洋聞言鬆了口氣,隨即意識到他話裡的歧義,不禁一頓。

    刻意解釋似乎又很奇怪……他不自在了一下,但見杜樂茵臉上還是那派清和模樣,瞬間使他內心深處某個長期受到壓抑而陰暗潮濕的角落,透進了光。

    她是個好女人。她美好得使他貪戀起這樣的時光,如此寧靜安和,千金難買……他內心像是被自己講的話牽引出什麼,偏偏記憶模糊,想不起來。

    他神情若有所思,沉默好一晌,重述道:「我會照顧你。」

    杜樂茵睜大了眼。

    她明白了他這次的意思,有些不可置信……然後,還是那般柔光四溢的笑,說:「好。」

    她乾脆得令簡礎洋訝異了。他想,她應該懂他所指的並非只是字面上的「照顧」那般簡單,話說出口之際是有點衝動,可聽她同意又覺得挺好……

    簡礎洋很快地平定下來,從口袋裡掏出名片。「拿好了,以後就靠這個聯繫我,其它的……往後你會知道。」

    她為他理所當然的口吻一笑,仍甜甜地回了一字。「好。」

    當晚,簡礎洋開車送她回家。

    車開到杜樂茵賃居的公寓樓下,他問她。「手機號碼?」

    杜樂茵嘴唇掀了掀,報了前頭幾個數字又噤聲,表情似有些苦惱。

    簡礎洋鍵入手機的動作一頓,不解。「怎麼了?」

    「沒事。」杜樂茵搖搖頭,笑得不太好意思。「只是你知道,把號碼告訴別人以後,就會一直期待對方打來,那種感覺很忐忑,尤其……」物件還是在意得不得了的人。

    簡礎洋似乎沒能理解,他一向不是感性的人,既然如此,他也就不勉強了。「無所謂,畢竟我很忙,不太有時間打電話,你拿了我的號碼,自己有事就打,我有空了就會回電給你。」

    那……沒空呢?

    杜樂茵怔了一晌,似乎明白了什麼,她表情沉寂下來,點頭應了一聲。「喔。」

    簡礎洋睇向她。「有問題嗎?」

    杜樂茵一笑。「沒有。」

    她笑得很恬靜,柔和的眼微微瞇起,全無殺傷力,簡礎洋卻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,偏又說不上來。是錯覺吧?「那,晚安。」

    「晚安。」杜樂茵下了車,最終沒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留給他。

    簡礎洋那台銀色的Lexus在黑夜裡隱沒,杜樂茵站在那兒看了許久,直到看不見了,才轉身走進公寓裡頭。

    回到家,她把簡礎洋交予她的名片拿出來瞧了瞧,最後選擇放進了擱在門口的名片箱裡。

    她喜歡收集名片,那就像是各行各業的一種縮影,設計得好的她會收進冊子裡面,簡礎洋的名片則是很簡單的商務人士專用,潔白的卡紙上以黑色楷體印著姓名電話、公司名稱及頭銜。

    她對他,很動心。

    第一次在花園裡遇見的時候,他脆弱迷惘的模樣像個孩子,冀求安慰,笑起來又那麼惹人疼,導致她無法自拔地心軟了。她陪著他,直到他醉得昏睡過去了,才請飯店的人接手處理。

    杜樂茵沒想過兩人還會再碰頭。

    所以當下那份深入又甜蜜的喜悅令她難以遏止,不料……他竟都不記得了。

    「唉……」歎了口氣,失望多少是有的,但仍不影響她為他情生意動,她想自己應該表現得很明白,簡礎洋不遲鈍,於是曖昧的氛圍自然產生,兩人似乎都有那個意思,倘若要繼續發展下去,也是順理成章……

    偏偏就在剛才,杜樂茵稍稍冷靜了一點。

    簡礎洋他……不是認真的吧?

    杜樂茵不要求感情裡的主控權非要落在誰手上,只要兩個人能好好地在一起,就算忙碌得沒空打電話之類的都沒關係,可是,不能因為這樣,所以被人當作招之即來的方便情人也無所謂。

    不論是不是她先一見鍾情、再見傾心,感情一定要是堂堂正正、平等而純粹的啊。

    也許……他們不是合適的吧?畢竟只以瞬間的心動當作感情發展的依據,還是太薄弱了……

    杜樂茵靠在沙發上想,算了吧。

    第2章(1)

    一個月了。

    忙完「棠人」下半年度最大宗的企劃案,難得空閒下來,簡礎洋把手機翻來翻去地按弄一會兒,眉峰困鎖,表情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他身為總經理特助,即便手下有秘書過濾,每天接到認識不認識的人的電話,隨便抓就是一大把,但裡頭沒一通是由她打來。

    一切風平浪靜,靜得幾乎要讓簡礎洋懷疑,那天給她名片的舉動,是自己的錯覺了。

    「叩叩叩,大助理,發什麼呆?」陶蜜亞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,這兒她熟門熟路,公司從上到下都認識她以前跟現在的身份,一點也沒受阻擋。

    簡礎洋嚴峻神情因她的到來而緩和。「唐夫人。」

    陶蜜亞反倒一臉厭惡地翻了白眼,自動自發地找了個空位坐下。

    從她頂著總經理夫人頭銜,重回這棠人辦公大廈,受到的側目就沒少過。多數人知悉她的性子,有些話不敢當著她的面貿然挑釁,但背後的議論總是遏止不了的,尤其那一聲聲「唐夫人」,不管惡意好意,聽得她渾身都毛。

    「你私下再敢這麼叫,我就讓你整過型的鼻子變成龍鼻。」

    簡礎洋哭笑不得。「我沒整過型。」只是鼻樑太挺了,挺得不大自然而已。

    陶蜜亞常拿這事和他說笑,如今身份形象改變,倒也沒忘,簡礎洋隱隱鬆了口氣。

    「湘邑在忙,我來你這兒休息一下。」陶蜜亞脫開腳上跟鞋,袖子捲起,坐姿隨興,那副大刺刺的樣子,看得出在唐家壓抑了挺久。

    她妝容雅致,原先垂散在腦後的發成熟綰起,身上服飾、配件皆出自名家設計,天知道以前她最常穿的是199的路邊攤!

    簡礎洋眼底流露些許心疼,但很快斂去。良久,他問她。「值得嗎?」

    她一愣,僵硬地笑了笑。「為了愛,值得。」

    簡礎洋沉默。

    陶蜜亞不想在這事上打轉,事實上……她和唐湘邑的婚姻,從一開始就不是男歡女愛這般純粹。

    裡頭太多算計,在外人面前,她只能展現自己很愛丈夫的模樣。她被迫得盡力按照他的意思表演,爭取自己能爭取的,其他的……她不敢多想。

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 好好小姐不愛了 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