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築 >> 古代,中原,西南 >> 英雄美人 >> 怒堡主作者:莫顏 | 收藏本站
怒堡主 第十章 作者:莫顏
    回到龍門堡,是一個半月以後的事了。

    龍門堡一聽到大堡主回來,二堡主立刻帶了人,到前門去迎接。

    由於先前趙傑和楊忠已回來通報過,所以二堡主已曉得施姑娘的事純屬誤會。

    不過,當他瞧見大哥帶著那位嬌客,兩人共騎一馬回來時,便心中有數,相信龍門堡就快要辦喜事了。

    「什麼!」李秋霜一臉震驚地瞪著丫鬟。「大表哥要娶那個妖女?妳沒聽錯?」

    「小姐,奴婢沒聽錯,確確實實聽到大堡主和二堡主說,要娶那施姑娘過門,等傷養好,就要去女方家提親。」

    李秋霜恍若晴天霹靂,她自幼傾心的大表哥,竟然要娶別的女人,而且,還是那個妖女?!

    「大表哥瘋了嗎!怎麼可以娶她!不,我不答應!」

    李秋霜氣憤的摔杯子,大發脾氣。打從十二歲來到龍門堡,她就相信終有一天,她會嫁給大表哥,成為天下第一堡的大堡主夫人,正因為如此,所以她不斷學習堡裡的事務,暗自以未來堡主夫人自居。

    誰知中途殺出一個程咬金,妄想搶她的地位,她盼了已久的計劃,豈可任人奪去!

    「小姐,這可怎麼辦才好?」

    「走!我們去找那個妖女!」

    李秋霜帶著丫鬟,決定找那妖女理論去,她就不信,自己鬥不過她。

    一行人來到繡院的桃花林,果然找著了那妖女。

    「妖女,站住!」

    施藥兒回過頭,好奇的望著來勢洶洶的娘子軍,然後再瞧瞧東、望望西,還看看後面,一臉的困惑。

    「我叫的是妳!」李秋霜指著她的鼻子憤怒道,不一會兒,帶來的丫鬢們將她團團包圍住。

    「妳叫我妖女?」

    「哼!妳用美色妖惑我大表哥,不是妖女是什麼!」

    施藥兒好奇地打量她。「妳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咱們小姐是大堡主的表妹,出身名門世家,不像妳來歷不明,一個不懂規矩的山野丫頭!」身旁的丫鬟道。

    「喔?原來妳是大堡主的表妹啊,請問我有惹到妳嗎?」

    李秋霜冷哼。「我也不拐彎抹角的跟妳打開天窗說亮話,在這個龍門堡裡,只有我有資格做堡主夫人,妳最好識相退出。」

    施藥兒恍悟的點點頭。「原來如此啊,妳喜歡大堡主。」

    「我和大表哥自幼青梅竹馬,也決意嫁給他,若他要娶妻,非我莫屬,妳最好放聰明點,別擋我的路。」

    「否則?」

    「否則出了什麼事,別怪我沒事先警告妳!」

    瞧見對方露出驚惶的神色,李秋霜很得意自己的威脅收到了效果,豈料,對方居然好意勸她。

    「妳千萬別得罪藥……呃,別得罪我,不然妳會後悔莫及。」

    「妳好大的膽子,敢反過來威脅我?!」

    「噓,別這麼大聲,我是認真為妳著想。」「施藥兒」苦口婆心地勸著。

    「好!妳有膽,咱們走著瞧!」撂下狠話後,李秋霜率眾,一行人魚貫離開。

    待目送那群人走光後,「施藥兒」東張西望了下,確定四下沒人,便舉手輕輕一揮,那張冰清絕美的容貌,瞬間變成了另一張清俏秀麗的臉蛋。

    蘇容兒本來只是好玩,扮成藥兒的樣子四處溜躂溜躂,料不到遇到人家來下馬威?!幸好遇到的是自己,若是遇到藥兒,這女人肯定會後悔自己曾經活在世上,因為藥兒是惹不起的啊!

    她得快去告訴靈兒,好跟她商量商量對策才是。

    嬌俏的倩影,踩著輕快的步伐,蹦蹦跳跳的往竹苑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李秋霜氣呼呼地走著,一旁的丫鬟擔憂問:「小姐,依妳看,她會退讓嗎?」

    「她要是不肯,我自有辦法。」

    「小姐是想……」

    「倘若逼不得已,只好去求助那個女人。」

    「小姐要找那位三個月前出現,自稱是小姐娘親堂姊的女人?」

    「怎麼?不妥嗎?」

    「不知怎麼著,奴婢每次一見到她,就覺得背脊發寒,心裡發毛,小姐真的相信她是老夫人的堂姊?」

    「她有我娘的信物,而且對我和娘之間的事,她都說得絲毫不差,倘若她不是娘的堂姊,又怎會曉得我娘臨終時的遺囑,就是要我無論如何,都要成為龍門堡堡主夫人?」

    「這麼說也對啦,但……奴婢總覺得……」

    「行了,行了,瞧妳膽小的,若妳這麼怕,就別跟來,我一個人去見她。」

    「奴婢不是這個意思,奴婢跟著小姐就是了。」

    李秋霜原本打算,要憑自己的努力得到大表哥的心,所以遲遲沒有接受那女人的建議,但如今眼下情勢不利於她,也只好鋌而走險,去找那個女人了。

    經過長廊,她才轉個彎,便與施藥兒打了個照面。

    「呀!」她倒抽一口氣,瞪大眼睛盯住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施藥兒彎唇笑笑。「對不起,嚇著妳了。」

    李秋霜上下將她打量了一遍,才愕然道:「妳怎麼來到這裡的?」

    施藥兒眨眨眼,回答:「我?用腳走來的啊。」

    明明適才在賞荷亭,兩人才打過照面,不過一會兒功夫,又在這裡遇到她,這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李秋霜以為對方是故意捉弄她,不知用了什麼方法,偷偷跑到前頭來嚇她。哼!她才沒那麼容易被嚇到。

    「裝神弄鬼,我警告妳,別以為大表哥喜歡妳,就可以為所欲為,我也不是好惹的,滾開!」她才伸手要推開對方,卻連對方的衣角都沒碰到,反倒差點向前栽出去。

    她怔了下,以為是自己沒對準,再度伸手,然而,不管她怎麼推,就是推不到對方,而對方明明就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她不信,叫所有丫鬟圍住對方,她非好好地教訓這女人不可!但不知怎麼著,當她一伸手,那女人卻不見了,不知何時,對方已站在圈外,笑嘻嘻地看著她們。

    李秋霜頓時全身發毛……難道這女的果真是妖女?

    「妳、妳給我記住!走!」實在太邪門了!她一時瑟縮,不敢再逗留。

    「咦?不玩了啊?」水靈兒看著那群女人急忙走開,一臉的可惜,因為她玩得正樂呢!

    她戴著容兒幫她做的藥兒面具,在龍門堡裡四處晃蕩,想看看龍門堡內的人,對藥兒好不好?想不到剛才那女人居然不知死活的欺負二師姊?!幸好是遇到她,否則此刻那女人已不知被二師姊整得如何淒慘了。

    不知容兒跑去哪兒玩了?到處都找不著。

    這龍門堡可真大啊,她只好繼續逛了,相信遲早會找到大師姊。

    芳影一閃,一溜煙的便不見人影。

    ***鳳鳴軒獨家製作***bbs.fmx.cn***

    龍嘯天覺得,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!

    躺在床榻上休養的這幾日,藥兒無微不至的照顧他。有醫術高明的佳人陪侍在側,他的身子復原得很快,氣色也好多了,不像前些日子半睡半醒,要靠兩位小妹在路上保護他。

    每日午時前一刻,需服下的湯藥,即使苦得像摻了十斤黃連,但有藥兒親自餵他,再苦,他也當成是在喝糖水。

    施藥兒輕輕吹著湯藥的熱氣,確定沒那麼燙了,才將湯匙舉到他面前。「來,喝一口。」

    龍嘯天就像是一隻乖巧如貓兒的猛虎,依令喝下她送來的湯藥。其實他可以一口氣喝光,但如此一來,就沒機會承受美人恩。

    受這種巫毒真值得,不但得到佳人的心,還得到她全心的對待。

    「笑什麼?」她嬌嗔問道,自然流露出的女孩兒家的嫵媚,令他心神一蕩。

    「我恨不得馬上娶妳入門。」

    「急什麼,身子養好再說。」

    「急,非常急。」他話中意有所指,她立即會意,禁不住臉兒燙紅。

    「反正我遲早是你的人,只要你肯好好把身子養好,到時候我……」

    「如何?」他目光熠熠,一臉期待。

    她低下臉,羞澀道:「任你處置。」

    這話,可比任何補藥更有效,讓他精神亢奮,情難自禁,拿起碗一口氣喝光。

    「哎呀,小心燙呀。」她急著伸手阻止,反而落入了厚實的大掌。

    「我好多了。」他拉近她,意思就是,他現在就等不及想要嘗嘗她的味道。

    「你真是的……」她嘴上嗔斥,臉上卻溢滿柔情。

    這些日子來,兩人都沒有獨處的機會,先前是因為有容兒和靈兒在,回到龍門堡後,人多嘴雜,就更沒機會了,所以她任由他摟在懷中,對自己的粉頸放肆,就……嗯,就讓他吃個幾口,解解饞好了。

    「呀!」

    突來的尖叫聲,讓兩人趕忙分開,同時驚訝地望向闖進來的人。

    李秋霜指著施藥兒,一臉驚懼的抖著唇。「妳妳──妳怎麼會在這裡?」

    剛才她明明和這女人在前院說話,不過轉個身離開,又在這裡遇上她,嚇得她驚聲尖叫,完全忘了在大表哥面前要保持溫柔婉約。

    「妖女!妳果然是妖女!」

    「秋霜,不可無禮!」龍嘯天喝斥。

    「大表哥,她真的是妖女,剛才我才在前院遇著她,不曉得她用什麼妖法,居然變到這兒來了!」

    施藥兒緩緩瞇細了眼,神情轉為冰冷。她最恨人家叫她妖女,這個表妹,打從自己來到龍門堡的第一天,就沒給她好臉色過,現在居然罵她妖女?!

    「住口!秋霜,即使妳是我表妹,若是對藥兒不敬,我也不會饒妳!」

    從未對她嚴詞厲色的大表哥,竟然為了一個外人,對她這個自幼一塊長大的表妹發脾氣?!

    李秋霜氣得咬牙切齒,眼眶泛紅,跺腳道:「為了她,你居然凶我!」

    「她是未來的堡主夫人,任何人都不可對她無禮,包括妳,快道歉!」

    「不!我才不要!我沒錯,她是妖女!」

    「住口,妳敢再罵一句,我不饒妳!」

    李秋霜不由得後退一步,因為她從沒見過大表哥用如此森冷的目光瞪她,彷彿她真的只要再罵一句,他會說到做到,絕不寬宥。

    她咬著唇瓣,兩行眼淚立即掉下來。「臭大表哥,我再也不理你了!」說完便哭著跑走,她無法忍受,大表哥居然對她撂下狠話,說不饒她,他不饒她!

    好,既然他無情,也別怪她無義!她是被逼的,是身不由己的,這堡主夫人的位子,她絕不讓給別人,即使不擇手段,她也要達到目的!李秋霜在心中恨恨地發誓。

    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

    「這藥真這麼靈?」

    「這是苗疆的七葉蘭,即便是百毒不侵的人,也難敵它的藥力,只要把它加在湯裡,那龍嘯天就是妳的人了。」

    李秋霜看著手中的瓷瓶,不安地問:「真的這麼靈?沒騙我?」

    「我說過,我是受妳娘所托,來幫助妳的;讓妳成為堡主夫人,是她生前最大的心願。」說話的黑衣女子,以黑布紗遮住下半張臉,只露出一對眼睛,閃著詭邪的魅光,輕易說服了眼前這個笨女人。

    李秋霜下了決心,只要能夠嫁給大表哥,和他圓了房,就算事後大表哥生氣,也不至於不對她負責到底,因為她瞭解大表哥。

    小心的收下瓷瓶後,李秋霜在離開之前,對黑衣女子道:「晚點我會送膳食過來,妳可別出去,讓人發現就不好了。」

    「放心,在助妳成功前,我會一直安靜的待在這裡,哪兒都不去。」

    李秋霜點點頭,便走了出去,把門帶上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在她離開後,眼露凶光,發出邪惡的笑。

    冷無霜潛藏在龍門堡很久了,官府和江湖人士都在追殺她,所謂最危險的地方,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誰會料想得到,她毒蜘蛛黑寡婦會躲在龍門堡表小姐的閨房裡。

    只要那笨女人成功在龍嘯天的湯裡下了七葉蘭,那麼她便可乘對方神智不清時殺了他,就算殺不成,對方若沒及時和女人交合,也會七孔流血而死。

    她恨龍嘯天,恨這男人毀了她的玉靈宮,毀了她的心血,更毀了她的臉!站在銅鏡前,她拉下黑紗,銅鏡裡映出的那張猙獰面孔上,沒有鼻子。

    一絲極小的抽氣聲,傳入冷無霜的耳裡。

    「誰!」冷無霜立即射出毒鏢,只聽得窗外悶哼一聲,有個人影閃身而逃,她立刻破窗飛身追去。

    蘇容兒拚了命地跑!她聽到了大秘密,得快點去告訴龍大哥和藥兒才行,但是才跑沒多久,便覺全身直冒冷汗……

    那鏢上肯定有毒,她不擔心,因為她吃了藥兒的解毒丸,死不了,但兩種藥性在體內互相抗衡,連帶使行動受了影響。

    若非被那女人可怕的容顏嚇到,她也不會洩漏行跡,再加上沿途的血跡不小心暴露了行蹤,很快的,便被那可怕的女人追上。

    「看妳往哪逃!」

    她回過頭,心臟幾乎要停止,眼看自己即將逃不過對方刺來的劍尖,她這條小命就要不保。

    幾乎就在劍尖離她心口三寸的當口,一股更強的氣勁襲來,將劍尖劈斷,同時攬她入懷。

    蘇容兒感到一種熟悉的氣息,當她回神時,發現自己被摟在強健的臂彎中,抱著她的人,正鐵青著臉,彷彿是火燒屁股的趕來,只要稍微再慢一步,就天人永隔了。

    「段郎!」她開心的抱緊夫君。

    段御石鐵青著臉。「妳受傷了!」幸好他及時找到小妻子,否則那一劍,勢必要了她的小命,思及此,他又冒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「小傷不礙事,你又救了我,這是第三次,太好了,我的劫難終於結束了!」蘇容兒開心笑道,完全沒有死裡逃生的恐懼,反倒覺得自己運氣真是太好了,因為師父曾說她有三次死劫,只要逃過,便從此太平無事。

    虧她還笑得出來,他都快嚇去半條命了,一雙厲眸朝那黑衣女子射去,渾身迸發出殺氣。

    黑寡婦冷無霜沒料到中途會殺出一個人,壞了她的好事。

    她不曉得來者何人,但對方卻能以氣勁截斷她的劍,可見武功之高強,既然事跡敗露,此地不宜久留,遂飛身離去──

    「啊,別給她逃了!快攔住她!」

    「妳給我回來!」低吼的命令,在她耳畔邊咬牙噴氣。

    「幹什麼啦!」她皺眉地瞪著夫君,腰際的手臂比鐵鏈還牢固,綁得她無法掙脫。

    自從小妻子不告而別,離家出走,他便日夜不停的尋找,好不容易找到她,竟是瞧見她被人追殺的驚心動魄畫面,他就算有再強的心臟,也遲早給她嚇停!

    明明才剛死裡逃生的人,不是應該嚇得躲在丈夫懷裡,哭訴自己有多害怕麼?她居然還打算去追她打不贏的人,他真是服了她。

    「妳給我解釋這是怎麼回事?那女人為何要殺妳?」

    「她是壞人,她要害藥兒和龍大哥,被我聽到她的計劃,所以想殺我滅口。你快放開我,我得立刻去告訴龍大哥,否則遲了就慘了!」她不停地掙扎著。

    段御石本來還有好多事想好好拷問她,但情況似乎有些急迫,決定先搞清楚再說。

    「我跟妳去。」

    ***鳳鳴軒獨家製作***bbs.fmx.cn***

    「施藥兒」又跳又跑的,四肢靈活,身子輕盈的在龍門堡的蓮花池畔,玩了一整天。

    她樂得騙過了所有人,每個人都以為她是藥兒,其實她是水靈兒扮的,真正的藥兒哪會這麼頑皮,又哪會沒事到處閒晃?

    容兒把這面具做得真是傳神,接下來該去騙誰呢?

    對了!不如去找二堡主嗑瓜子兒喝茶,她相信未來的「嫂子」找他喝茶連絡感情,他一定不會拒絕的。

    決定了下一步計劃,她便立刻連跑帶跳的去找二堡主,但不過才踏出幾步,立刻察覺身後有異。

    一股殺氣傳來,她輕巧一閃,躲過了那伸來的魔爪,並疑惑地盯著眼前那一身黑的女子。「妳是誰?」

    對方沒回答,五爪又凌空伸向她,水靈兒左閃右躲,她的輕功蓋天下,對方連她的衣角都沾不到,所以她也不急著逃跑,只是覺得奇怪,這女子幹麼要抓她?不對,自己現在扮的是藥兒,所以這女人要抓的其實是藥兒。

    雖不明白其中原由,但她正閒著沒事幹,有個人陪她玩玩挺好的。

    兩個俐落的身影,便這麼一前一後的在龍門堡的屋瓦上,展開了追逐。

    「站住,死丫頭!」冷無霜氣急敗壞地罵著,原本她是打算事跡敗露後,一不做,二不休,抓住龍嘯天的女人,好威脅龍嘯天。

    明明聽說這施藥兒沒有武功,怎會輕功如此了得?不管她如何追,總是差那麼一大步。

    「臭丫頭,別怪我心狠手辣!」兩支飛鏢毫無預警地射向水靈兒。

    「啊,臭老太婆!追不上就用飛鏢,太奸詐了!」她邊逃邊罵,結果射來的飛鏢更多,密麻如網,害得她一邊要閃飛鏢,一邊又要想辦法把這女人給引出龍門堡。

    她忙著逃跑,沒注意到一抹白色修長的身影,正等著她自投羅網。

    水靈兒一見到那張俊美的面孔,便當場呆愣住──因為太意外了,害得原本俐落的手腳一時失靈,來不及閃身,反而被對方給抓個正著。

    她抬起頭,瞧見一張沈冷的面孔,嗅出一股邪魅的怒氣,由此可見,她的不告而別,似乎讓某人很火大。

    她心虛地開口:「嘿……好久不見啊楚大哥,你要找靈兒對不對?我這就──」

    楚殷不等她說完,便伸手朝她身後,射出兩道黑影,只聽得黑寡婦一聲慘叫,因為兩條黑色的小蛇鑽到她衣服裡,嚇得她當場又跳又叫。

    楚殷視若無睹,一雙冷眸始終鎖住水靈兒,沈聲道:「妳還想裝到什麼時候?以為戴著面具,我就逮不到妳嗎?」

    水靈兒心虛的吐舌,尷尬的陪著笑,心下暗罵自己笨,藥兒哪會飛上屋頂?夫君必是認出她的輕功而識破她的。唉,真可惜,這下沒戲唱了。

    「你很生氣?」她怯怯地問。

    從那峻冷的面孔上,答案顯而易見。

    「妳怎會惹上那女人?」小妻子不告而別,急得他四處找人,但他更生氣的是,她將自己置於危險的處境。

    水靈兒好奇問:「你認識她?」

    俊美邪氣的眸光,冷冷睨著那臉色已呈青紫,正痛苦掙扎的女人。

    「她是人稱毒蜘蛛黑寡婦的玉靈宮宮主冷無霜,天底下最毒的女人,算妳運氣好,沒被她的毒鏢給傷到,依我看,她似乎重傷未癒,否則沒那麼容易被我的毒蛇咬到。」

    水靈兒一聽,大為興奮。「她就是黑寡婦?太好了,夫君,你殺死她,這下子龍門堡可就太平了,藥兒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。」

    楚殷不明白小妻子因何突然變得如此亢奮,不過看在她緊緊摟住他的開心樣,那冷漠的臉龐也不自覺放柔了。

    「妳最好跟我解釋,到底又在搞什麼名堂?」

    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

    龍門堡突然出現了兩位貴客,既然都是藥兒小姐的朋友,自然奉為上賓款待。

    眾人只知道這兩位是容兒和靈兒的夫君,卻不曉得,這兩個男人分別是威震八方的段將軍,以及苗疆邪王楚殷,因為他們都戴上了面具。

    段御石臉上的疤早被易容蓋住,在容兒的巧手下,完全沒有武將的悍莽之氣,還十分親切的笑容可掬……當然不是他笑,而是面具在笑。

    至於楚殷,則貼上了大鬍子,俊美的面孔被粗獷的假皮掩蓋住那靈儒的氣度,看上去就像是北方的鏢師。

    為何要如此大費周章的易容呢?理由很簡單,他們兩個都被朝廷通緝,一個是違抗皇命,不肯娶公主,一個則是中原人人都要砍他的首級,因為很值錢,只有龍嘯天知曉他們真實的身份。

    既然他們是兩位小妹的夫君,又為龍門堡和武林除害,龍嘯天自然當他們是自己人,他豪氣干雲,對他們竭誠以待。

    三個月後,龍嘯天終於完全康復,可以如願帶著藥兒返回仙山,正式向她師父提親去。

    「六人結伴而行,想必這一路上不寂寞,一定很熱鬧。」

    「那可未必。」

    龍嘯天低頭看向佳人,只見她黛眉輕蹙,目光時時往身後那兩騎瞧去。

    「妳在擔心什麼?」

    「我怕那兩人打起來。」

    龍嘯天聽了哈哈大笑,不以為意。

    「妳多慮了,我看楚兄和段兄兩人之間一直相安無事,怎會無端打起來?」關於段兄和楚兄之間的不合,龍嘯天早聽兩位小妹說了,但他只當是她們言詞誇大。

    「他們一打起來,可是很麻煩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看不出他們兩人哪一點像妳們說的水火不容?在龍門堡三個月,一次也沒見過兩人廝殺的場面呀。」他只當是言過其實了。

    「那是因為他們看在你的面子上,不想把龍門堡毀了,一旦出了龍門堡,便再無顧忌。」

    龍嘯天頓住,像是突然恍悟。「妳不要我領著大隊馬車,載著聘禮前往仙山,只要輕騎而行,是因為想快點趕路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她點頭。「這是原因之一。」

    「另一個原因呢?」

    「我們仙山從不在乎世俗那一套繁文縟節,只要你跟我一塊回去拜見師父就行了。」

    「但是這樣做,總覺得禮數不周,也顯得我龍嘯天小氣了。」對於這事,他一直耿耿於懷,他只想讓她明白,能夠娶她為妻,對他而言何等重要。

    藥兒輕輕靠在他懷裡,柔聲道:「你這份心意,師父會曉得,我向來不把財寶看在眼裡,你明白的,不是嗎?」

    她的微笑,是他今生的眷戀,禁不住收緊手臂,呵護備至的寵愛著這個小東西。

    「藥兒……」他低下頭,淺嘗那甜蜜的芳唇,將烙燙的舌,餵入她口中,引得她輕吟一聲。

    「啊!你、你們怎麼又打起來呀!」

    龍嘯天一愣,往身後看去──這一瞧,乖乖不得了,殺氣奔騰,兩具身影在曠野中捲起一片狂沙,不過幾眨眼的功夫,已連過數百招。

    「手癢了是吧?」段御石嘿嘿冷笑。

    「怕你四肢蚺F,好心幫你活絡筋骨。」楚殷冷道,談笑間,兩人沒停過手,打得如火如荼,從地上打到天上,又從天上打到樹林裡。

    龍嘯天呆愕地望著,想不到那兩人一出了龍門堡,就像變了個人似的,還真的打起來了。

    「看吧,我沒騙你,他們兩個忍了三個月,這次一定會鬥個你死我活,你快去阻止他們。」藥兒不免心驚肉跳的擔憂催促,至於急得跳腳的容兒和靈兒,也忙策馬過來,向他求助。

    「龍大哥,你快去阻止他們!」

    「是呀是呀,遲了就來不及了!」

    她們兩個急得眼眶都紅了,生怕自己的夫君出事。

    龍嘯天卻遲遲沒動靜,只是靜靜的觀察那兩人許久,忽地逸出一抹會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「你還耽擱什麼,快去呀!」連施藥兒都沈不住氣了。

    龍嘯天忽爾放聲大笑,讓三個女人當場傻眼,不明白他是怎麼了,居然這時候還笑得出來!

    「放心,他們不會有事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沒事?你沒見他們打得激烈嗎?簡直拚了老命!」

    龍嘯天搖搖頭。「相信我,他們根本不是在決鬥,我以性命擔保。」

    「你怎麼知道?」

    「因為我根本感覺不到他們之間有任何殺氣,而他們出的每一招,都只是點到為止。」

    三個女人面面相覷,依然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「那……他們為什麼要打?」

    「妳們沒聽過,不打不相識嗎?這是他們惺惺相惜的方式,等到打累了,他們自然會休息,走吧。」

    策著馬,龍嘯天載著未過門的妻子繼續往前奔馳,將她們拋在身後。

    真是太好了,兩個在天上打,兩個在地上等著,暫時沒人來打擾他們,他終於可以好好地和佳人獨處!不過,有人卻偏偏安靜不下來。

    「他們真的沒事?」藥兒仍不太放心,頻頻往後頭望。

    「真的。」

    「你發誓?」

    「我發誓。」

    「要是出事了呢?」

    「不會的。」

    「你有把握?」

    「有。」

    「萬一你弄錯了呢?」

    「我不會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他們打得很凶呢,你確定?」

    他突然開始懷念起佳人沈默寡言的樣子,有時候女人安安靜靜的,比較可愛,而讓佳人安靜下來最快的辦法,當然是直接封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他很樂意這麼做,而且,是用他的唇。

    【全書完】

    編註:

    ☆關於擅長易容術的大師姊蘇容兒和冷面將軍段御石的愛情故事,請看橘子說554《笑將軍》。

    ☆關於輕功冠蓋天下的小師妹水靈兒和邪王楚殷的愛情故事,請看橘子說600《邪王》。

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 怒堡主 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