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築 >> 古代,大陸 >> 誤打誤撞,主僕戀,波折重重 >> 桃花小婢作者:簡薰 | 收藏本站
桃花小婢 page 16 作者:簡薰
    「嗯,當時牙婆一直跟我們說,讓我們表現好一點,最好通通都設籍在高遠府,一來她跟我們的爹娘有交代,二來,我們都是第一次離家,在同一個地方,彼此也好有個照應。」

    當時只想好好賺錢,快快回家,怎麼也沒想到後來會變成這個樣子。

    坦白說,拋也不是不喜歡少爺——天天去竹院習字,朝夕相處,少爺對她好,人又長得好看,怎麼可能不喜歡。

    不過她總記得婉姐跟她說的那些話,還有那些丫頭喜歡少爺,惹得少爺不開心的事,所以她又怎麼敢顯露自己的心思呢?

    何況,即便少爺不生氣,也不行的,少爺是天,婢子是地,怎麼想都不可能兜在一起,所以當他說要娶自己的時候,真是覺得自己聽錯了,要不就是在作夢,不然怎麼可能?

    可後來沒想到,一切成了真。

    夫人居然還親自問她願不願意嫁,而後提親,成親,所有的一切都快速進行著,順利得好像在作夢一樣。

    那日下船的不知所措好像才是昨天的事情,沒想到轉眼之間,她真正設籍高遠府,不是以丫頭的身份,而是寫入了朱家族譜,她的名字被放在「朱時京」這三個字旁邊。

    「當時福伯先喊了桂兒跟蘭草的名字,可是呢,對她們似乎不是很滿意,我就想,糟糕了,丫頭不是選漂亮就是選高大,桂兒很漂亮,蘭草很高大,這樣都選不上,那我怎麼辦,急得都快哭了。」

    朱時京第一次聽她說起這件事情,興致盎然的聽著,「後來呢,是福伯選上,還是婉姐選上你的?」

    「是婉姐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今天回去得好好謝謝她了。」

    桃花不好意思跟他說,其實自己已經偷偷謝過婉姐,「我當時真的哭了,婉姐大概覺得有趣,便招我過去說說話,還問我,如果給我五十兩,我要拿來做什麼,我回答她說回家,婉姐就挑我了。」

    朱時京笑笑,大概知道為什麼阿婉會挑她,一心想回家的丫頭,不會有太多心思。

    只是誰也沒想到,這個有五十兩就回家的人,後來成為讓他朱三少爺花最多心思的人。

    也幸好秦姨跟二嫂幫忙演了獻,不然娘恐怕這一輩子都不會接受桃花——當然,如果他要娶,娘最後還是會讓步,只是那樣一來,桃花的日子勢必不好過,豪門深院,不得婆婆心意的媳婦,還不如一個自由婢子,他不希望讓她委屈。

    現在多好,娘對桃花就跟對大嫂二嫂一樣親熱,尤其桃花有孕後,娘更是喜笑顏開,立刻找了有經驗的嬤嬤,專門給桃花煮湯喝。

    「我記得你說過,有七個人設籍在高遠府,現在大家還是都在這嗎?」

    「桂兒不在了。」

    「她這麼厲害,一年半就賺夠錢回家?」

    「不是,桂兒喜歡上一起工作的人,那人攬夠了錢要回家鄉,便把桂兒也帶走。」

    「那她家人怎麼辦?不是出來賺錢的,有了喜歡的人,就不管家了?」

    「其實這也不怪桂兒,她娘很早就走了,爹又娶了後娘,後娘本來就不喜歡她,後來生了弟弟,更嫌她礙事,老欺負她,不給吃飯,身子高了也不給做新衣服,桂兒的爹明明知道,但因為不想跟妻子吵,所以假裝不曉得……桂兒其實一直很想離開鴛鴦谷……所以,我並不意外,她要真的攗夠錢回家,反而比較奇怪。」

    聽出桃花語氣中頗有些擔憂,朱時京問,「擔心她?」

    桃花搖搖頭,「我不擔心,我知道她過得很好。」

    桃花沒說的是,出鴛鴦谷前,太姑婆給桂兒算過命,說桂兒一旦出谷,是雀鳥出籠,會過得很好,不會再回來。

    太姑婆也給她算過命,說她是祥雲中帶陰霾。

    可以的話別出谷,別成親,一輩子在鴛鴦谷中平平順順最好,一旦出去,免不了有頓苦要吃,而且還是大苦。

    她想起提親那日,特別去太姑婆的屋中看她,那時太姑婆摸著她的頭髮,很老很老的臉上,有一抹憐憫的笑。

    嘗時桃花覺得自己多心,但也不知道為何,自從有身孕後,她老是想起那一天,總覺得太姑婆有什麼話沒有跟她說清楚。

    撫著微凸的肚子,桃花想,要趁著肚子大起來前回鴛鴦谷一趟,問清楚什麼是祥雲中帶陰霾,要如何避,若避不開,要怎麼把傷害降到最低?

    第8章(2)

    桃花回家稟明公婆後,隔天離開朱府。

    朱時京原本想跟她一道回去,不過正逢進入秋天,他要去收租——一向什麼都不管的他,成親後終於開始幫家裡的忙,這也是朱老爺跟朱夫人喜歡桃花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朱家在高遠府跟外地都有不少蚺l,半年收租一次,不能拖,於是朱時京答應桃花,等收完租,便去鴛鴦谷接她。

    走一趟鋪子,大概要十天。

    這事他第二次做,雖然不能說熟門熟路,但好歹也有經驗,知道如何點銀,要去哪裡寄金,比第一次快很多,而且也懂得留意,自家鋪子附近還有哪些蚺l可以買,總而言之,還算有趣。

    一趟時間很快過了。

    回家那日,遠遠見到二哥站在碼頭上,他就笑了。

    「二哥!」

    「還順利嗎?」

    「挺好的,而且二哥之前跟我說的事情,我多上了心,還真發現有些鋪子可以買。」

    「買了?」

    「當然買了。」

    朱時祥聞言很是欣慰——怎麼說呢,看這小自己十歲的弟弟,半失意半浪蕩的過了五年,終於開始過得有意思。

    朱家雖然不缺錢,但看他成天畫畫,遊湖,騎馬,總不是辦法,也希望他有個事做,娶了妻子果然不同,那日他說要幫忙收帳時,娘當晚還開心得馬上去祖宗祠堂上香,說謝謝祖宗保佑。

    「二哥請你喝酒去。」

    說著,兩兄弟便往湖邊最大的酒樓走去。

    店小二自然知道兩人是誰,立刻上蒔招呼,又安排了一個可以俯視湖色的雅座,很快的,酒菜都上來了。

    兩人先是聊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,接著朱時祥很自然問起弟弟何時要去鴛鴦谷。

    朱時京聞言,想也不想就說,「明天就出發。」

    「你才剛回來,休息一兩日再去吧,我看桃花也不是那種計較的個性,遲個幾天,她不會介意的。」

    「她不會,是我自己有點介意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,一日不見如隔三秋?」

    「這當然是有的,不過最主要的是她心裡不安。」接著朱時京把太姑婆說的話跟哥哥重複了一次。

    「不過就是算卦,跟桃花說參考就好,何必這樣當真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是這樣勸她,不過偏偏太姑婆的卦子前些日子應驗了一個,而且極準,所以她心裡不安,想再問清楚什麼叫做祥雲中帶陰霾。」

    「那你自己呢?」

    「我不信這個,我打算去鴛鴦谷後,自己去找那太姑婆一次,請她跟桃花說些好話,讓她放心待產。」

    「這也是個方法。」

    「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方法了……二哥?」他二哥怎麼了,表情這樣奇怪?順著二哥的眼神看過去,就幾個賣果子的婦人,沒什麼特別。

    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,「二哥。」

    朱時祥回過神,表情有點不解——剛才那一瞬間,他好像看到了秀兒。

    詩詩的貼身丫鬟,秀兒。

    姨母每年冬天帶詩詩來家中小住時,秀兒自然是跟著的,也算是從小看到大,應該不會認錯,可是,秀兒怎會跑到江甫,京城到江南是一段不短的距離,別說一個女孩子家,就算是年輕男子,也是一段辛苦路。

    若說跟主人家來也不對,姨母不可能到了江南卻不來看娘……

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 桃花小婢 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