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築 >> 現代,台灣 >> 歡喜冤家,日久生情,患得患失,波折重重 >> 只想給你當老公作者:金晶 | 收藏本站
只想給你當老公 page 5 作者:金晶
    心情都還來不及平緩,又是一陣敲門聲,在她試圖進來之前,他把門反鎖起來。

    「好吧好吧,你就縮起來好了,哦,對了,記得多寫一些放我這裡爛!」門外是喬依依挑釁的聲音。

    他不動聲色,好像沒聽見一樣,門外徘徊的腳步聲逗留了好半晌,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離去。

    朔風急躁地抓抓自己的頭髮,他想不通,她這麼逼著自己,他還留她在這裡幹什麼?直接把她轟出去算了,這是他的家,他有這個權利,可是……唉……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,竟然狠不下心。

    他沒了書寫的心情,離開了書房往二樓走去,二樓有一半是住房,有一半是陽台,今天天氣晴朗,他坐在陽台的木椅上,愣愣地看著天空。

    「喜歡盯著天空的人,要嘛是寂寞,要嘛就是在思念一個人……」一道清爽的嗓音傳了過來,轉眼,一個人影落在他的對面。

    「寂寞?嗯,看來不像,那麼你在思念一個人?」喬依依發揚浮s摩斯的精神追究到底、鍥而不捨,「啊,還是一個女人……」

    她一副明白的模樣,心中卻有一股不是很舒服的感覺,她搖搖頭,甩開了那種感覺,繼續研究他,「你不願意合作跟女人有關係?」

    朔風的目光從天空緩緩地移到喬依依的臉上,看著她容光煥發的臉蛋,他疑惑自己是不是讓她吃得太好了?應該先餓餓她、挫挫她的銳氣,讓她不應該這麼大膽地在他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「還有一種可能,他只是在發呆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他終於跟她說話了,她一時沒反應過來,等她想明白了,「哈哈……你這個人真搞笑……」

    不是寂寞、不是想念,而是發呆,虧他說得出口,她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「你真的這麼想讓我同意合作?」

    「又不吃虧,反正你也說,放在那裡也是爛,那乾脆給我好了,還能賺錢!」她說得市儈。

    「好!」他一改之前的態度,點頭答應她。

    「還能……什麼?」她一時沒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喬依依傻在那裡好半晌,「你答應了?為什麼?」

    因為他快被她煩死了,她每天都在他前面轉來轉去,每天都要跟他扯東扯西,弄得他快要煩死了!

    「你不要?」朔風沒有回答她的問題。

    「要!要!為什麼不要!」奇怪,既然他都答應了,她為什麼感覺有些失落呢?她揚起笑容,試圖掩飾她奇怪的想法。

    正如喬依依所說,她是最後的贏家,只是她才宣戰,朔風就立刻投降了,難道這種失落感是因為太輕易得手產生的嗎?

    「我得先讓你瞭解一下,我們老闆很欣賞你的作品,但希望你能先將讓我把幾件作品帶回去,合約的細節我們……」喬依依說得口沫橫飛,朔風倒是聽得不仔細,他的心思早就飛到另一邊去了,喬依依停下來喝了一口茶,看了他一眼,「喂,你有沒有聽我說話?」

    「隨便吧!」

    喬依依凝視著他一副不在意的模樣,她終於明白一個道理,他真的不在意,名譽、金錢、權力,他都不要,「你要什麼?」她抑制不住自己的衝動,還是問了。

    他望著她,眼神裡閃耀著某些喬依依看不懂的情緒,「你,給我一個吻……」

    一個吻?他要她的吻?喬依依愣在那兒,食指指指他,又指指自己的唇,在看見他的頭毫不猶豫地點了點,她的心跳莫名加快了。

    「可以嗎?」朔風禮貌地問,與第一次見面時的流氓模樣全然不同,這一刻的他令她陌生、令她拒絕不了。

    他站起來,往她的方向走來,她坐在椅子上,他站在她的前面,遮住了她的天,她看不清他臉上的神情,他俯下身,熱氣拂過她的臉頰,然後灼熱的唇印上了她的,柔軟是她的第一個想法,接著她笑了,銀鈴般的笑聲從她的嘴邊逸了出來。

    她笑著躲開他的吻,「好癢,別……」他的大鬍子在她的嘴邊摩擦著,讓她的雞皮疙瘩冒了起來。

    朔風的大掌捏住她的下巴,不許她躲開,趁著她放鬆之際,鑽進她的嘴裡,捲住她的舌,似是要將她一口吞下,喬依依沒了笑聲,全部被他含了下去,她的耳邊聽見風吹動樹葉的娑娑聲,她的口鼻儘是他的男人味。

    一如吻她時的突然,他離開她時的動作也快得驚人,喬依依喘著氣看著男人,她聽見他說:「再見……」

    是呀,他都答應了,她似乎也沒有什麼留下的理由了,「嗯。」

    她勉強地笑了笑,起身對著他說:「你有空可以去台北找我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不想離開這裡。」他淡然地說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,有些人一旦扎根了,便不會輕易地離開某一個地方,偏偏他就是這種人,她深吸了一口氣,一股清新的空氣竄進她的肺腑。

    「你才多大呀!肯定還有很多地方沒有去過……」她試著與他對談如流,好像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。

    「無所謂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。」他真的好難說服呢,「那放假時我可以過來這裡玩嗎?」

    朔風低頭看著喬依依,他答應她是因為他厭煩了她的糾纏,所以她最好一輩子都不要再來找自己了,「好。」誰說口是心非是女人的權力呢?

    這裡山路像迷宮一樣,就算打死她也不願意再上來了,可是……她登高遠望,入目都是心曠神怡的綠色植物,吸入肺裡的都是純天然的味道,清新宜人。

    「什麼時候走?」他問。

    「下午吧。」工作上的事情得快點辦一辦,都拖了這麼久了。

    「我送你下山吧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否則她大概又要迷路了。

    安靜,他們之間不再有對話,直到她收拾好,他送她下山,看著她離開,他們都沒有再說過一句話,其實喬依依心裡明白,她不會再上來了,不管這裡的風景多麼的迷人、環境多麼的可人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朔風不會來台北找她,他們只不過是萍水相逢。

    第3章(1)

    「好了,你家到了!」任遠將車停在她住的大廈下,推了她幾下,「別睡了!」

    喬依依睜開眼睛,愣了好半晌,才緩慢地回過神,這裡不是山上,她已經回台北了。

    「是不是失戀了?嗯?」任遠捏了捏她的臉,親暱地說。

    「呿!我才沒有!」喬依依推開他,不爽地拍了他好幾下。

    「厚,很痛好不好!」任遠故作疼痛地說:「虧人家還特地送你回家……」

    「閉嘴啦!吵死了……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跟朔風相處過的關係,喬依依發現身邊的男人都好雞婆、好多話。

    任遠主動舉手投降,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「我到了,走羅!」喬依依下車離開,她一站穩,車子緩慢地駛離,車子一離開,喬依依才注意對街站著一個很眼熟的人。

    她遠遠地看著他,抬手揉揉眼睛,她是最近近視加深了嗎?那個說不下山的某男,怎麼會出現在她的眼前呢?

    喬依依像作夢一樣走了過去,在男人面前站定,她有些不確定地問:「朔風?」

    「嗨……」他對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「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她驚訝地說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「我只是經過而已,所以……」她把地址寫在便利貼,貼在了冰箱上,他撕下後直接就扔了,地址卻如烙印般深深印在他的腦海中。

    「順便來看看我?」她接著說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「要上來坐坐嗎?」她邀請道。

    朔風的眼神複雜地看著她,在她以為他不願意的時候,他幾不可見地點點頭,「好。」

    他們並肩上樓,路上沒有講多少話,開門進屋後,喬依依問:「要什麼,咖啡還是茶?」

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 只想給你當老公 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