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築 >> 現代,台灣 >> 麻雀變鳳凰,情有獨鍾 >> 總裁室友,壞壞作者:裘夢 | 收藏本站
總裁室友,壞壞 第十章 作者:裘夢
    「你在找什麼?」

    「攝影機。」

    龍逸辰不說話,倚在門上好整以暇的看她翻箱倒櫃,爬上跳下,像只抓狂的猴子般把原本乾淨整潔的房間搞得亂七八糟。

    「在哪兒?」找遍了所有她認為可能的地方卻一無所獲,穆青衣怒氣沖沖地質問他。

    「告訴你我有什麼好處?」

    「好處?」他還真敢說,她現在渾身上下能見人的地方不多,連嘴都被人吻腫了,而那個始作俑者還敢跟她要好處?

    「嫁給我吧。」

    「懶得理你。」她繼續地毯式的搜索。

    「這麼折騰你不累嗎?」

    「只要一想到自己一舉一動都被一雙罪惡的眼睛在暗處窺探著,死了也會爬起來的。」

    卻見她站起身的同時晃了下,眉頭擰在一起,揉著太陽穴似乎很不舒服的樣子,龍逸辰連忙走過去扶她,「怎麼了?」

    「頭暈。」

    「快坐下。」他扶她在床邊坐下,擔心地看著她,「你臉色這麼差,是不是病了?」

    穆青衣一臉的困惑,喃喃自語,「明明不是貧血,怎麼最近老是暈眩呢,真奇怪?」她的身體沒這麼弱啊!

    「這種情況有多久了?」一邊問,他一邊摸出手機撥號。

    「半個月吧,應該是。」她自己也不是很確定,畢竟她一向不計算日子,扳著指頭過日子很難熬的。

    「現在有時間嗎?有的話就到尊爵一下……好的,我等你。」而這邊龍逸辰也跟電話那頭的人談妥。

    「換身衣服,一會兒醫生就過來。」

    「又不是什麼病。」現在就好多了,一定是剛才起身太急了。

    「暈眩還不是病?」

    「只要我不要太過運動就沒事,八成是懶病。」

    她就是太懶了,但這次他不會依她。「檢查一下我才放心。」

    「我還要找攝影機。」

    「換衣服。」

    「換什麼換啊,才剛換的。」

    「去照下鏡子你就會換了。」

    果然,穆青衣往穿衣鏡前一站,立刻掉頭撲向衣櫃開始翻找,讓一片狼藉的房間亂上加亂。

    她脖子上、手臂上全都佈滿了青紫色的吻痕,任誰一看都知道他們方才做了什麼,一定要找件極端保守並且高領的衣服來遮羞。

    龍逸辰在後面好笑的搖頭。她這種說風就雨的個性,還真是讓人無語。

    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

    「怎麼樣?」

    老醫生一臉的莫測高深讓龍逸辰有些沉不住氣。

    「她現在不宜做劇烈動作,戒暴戒躁,還要多休息,補充營養。」

    「不要緊吧?」聽醫生這麼說,他的心提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她是不要緊,」老醫生笑了笑,「要緊的是她肚子裡的。」

    「肚子裡的——」龍逸辰呆了兩秒鐘,不禁喜形於色,「她有了?!」

    「對,不過有點流產的跡象,要多留意。」老醫生實話實說。

    「你剛才還敢給我跳上跳下的,不要命了?」他馬上衝著她大吼。

    穆青衣眨了眨眼,看向一臉和善的老醫生,語氣誠懇的問道:「醫生,如果孕婦被恐嚇或者暴力相向的話,流產的可能性是不是更高?」

    老醫生微笑起來,「是的。」

    她馬上得意的朝他一揚下巴,「再吼啊。」

    龍逸辰當下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老醫生忍不住笑出聲。這兩人真像小孩子鬥氣!

    「如果不想要這個孩子,是不是就不用注意太多?」

    「穆青衣,你敢再說一遍試試看。」暴龍噴火了。

    左右瞧瞧,老醫生決定是自己該離開的時候了,於是他微笑的起身,「我還有事,就先告辭了。龍先生,有事再給我打電話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,程醫生,麻煩你了,慢走。」

    送走了醫生,一回頭,向來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龍逸辰,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他叫著飛奔回去,「穆青衣,你敢——」

    站在沙發上,她無辜的看著他激動的衝回來,「我沒有要跳啊。」

    「下來,坐好。」他的心都快跳出來了,真想抓住她暴打一頓。

    她不是很甘願的慢慢坐下,屁股剛挨住沙發就被他一把摟入懷中。

    「你想嚇死我嗎?」龍逸辰的聲音微微發著顫。有了上次她墮胎的前車之鑒,現在他更心驚膽顫,能保住這孩子,他娶她進門的成功率就會高很多,他當然會緊

    「你只是擔心我肚子裡的那一個。」她有些落寞的說。

    「如果不是你,我根本不會關心這個小的。」

    「男人都是這樣口是心非。」她推開他。

    「你做什麼?」

    她偏頭回答,「回去睡覺啊。」

    「不找攝影機了?」

    「除非你肯讓我跳上跳下。」

    「別想。」

    「所以我去睡了。」她顯得有些沒精打采。

    「你真的很想知道。」

    「如果你能拆掉它們的話,我會更開心。」她實話實說。

    「很簡單。」

    「我改變主意了,今天不用拆。」停了一下,她回眸一笑,「你自己在樓下住上兩個月再拆吧。」

    龍逸辰呆在原地,望著她施施然的上樓去。

    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

    被當成稀有動物保護的感覺如何?

    答案——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穆青衣感覺自己就像困在籠中的麻雀,是的,麻雀,無論她上看下看自己也沒有金絲雀的羽毛。

    除了吃就是睡,她突然之間成了一隻標準的豬寶寶,就連多走兩步都會被人大驚小怪的嚇回床上去。

    她開始懷疑自己究竟是在安胎,還是在坐牢?

    「小姐,您還是回床上躺著吧。」幫忙的大嬸很緊張的看著躺在沙發上看漫畫的她。

    「這裡也可以躺。」穆青衣不是很在意的說。

    「這碗參雞湯溫度已經差不多了,小姐快喝了吧,再放就涼了。」

    她有些頭痛地看著桌上那碗雞湯。每天都不知道喝多少補湯下去,這次懷的孩子是不孕吐,但是讓她很虛弱,所以給了龍逸辰拚命給她進補的理由,可天知道,她現在一見到這些東西就想吐,沒孕吐也快給整出孕吐來了。

    「小姐——」

    「我喝。」總有一天,她會被養成現代楊貴妃的,唉!

    「有人來了,我去開門。」

    一見大嬸走開,穆青衣馬上從沙發下來,端起雞湯就往廚房去。

    「青衣,青衣,人呢?」

    「小姐,你又去倒湯了。」大嬸經驗老道地直奔廚房。

    「張嬸,再這麼喝下去,我真的會見湯就吐了。」穆青衣晃著手中的空碗,一臉無辜的笑著。

    「青衣,你的氣色看起來不錯。」

    「龍太太。」她心頭暗叫聲慘,這下子又多一個獄卒。

    「還這麼見外啊,叫我一聲媽不過分吧。」

    「我還沒嫁人呢。」她訕笑。

    龍母搖頭歎氣。這孩子還在掙扎啊!

    「那這個孩子你打算怎麼辦?」她決定把問題攤到檯面上講,瞧她那個笨兒子實在是分身乏術,她為人母的就添把火激一下好了。

    穆青衣怔了下,笑了笑,「還在想。」最近補得太凶,腦子都生蚺F呢。

    「還在想?」龍母不得不佩服她。原來這個世界上,真的還有像她這樣懶散的人。

    她低頭瞧瞧自己的肚皮。說的也是,再過五個月就要生了,她還沒想好是有點說不過去。

    「所以我就說嘛,還是不生最好。」

    「青衣——」龍母寒了瞼。

    「小姐——」大嬸也著了急。

    一不留神就把自己的心裡話給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好嘛好嘛,我只是一不小心說溜嘴。」她沒趣的摸摸鼻子,重新躺回沙發看自己的漫畫。

    「夫人,您喝點什麼?」

    「泡杯茶吧。」龍母也到沙發邊,打算再跟穆青衣談談心。「你真的不想嫁給逸辰?」

    翻著漫畫,她漫不經心的道:「伯母,我真的很懶的。」自曝其短可以吧。

    「看得出來。」

    「我嫁給龍逸辰,對龍家實在是不會有什麼貢獻的。」要靠她去擴展社交啊,那就更別想了,她最不愛這個。

    「也不見得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穆青衣好奇的從漫畫後面探出頭來。

    「自古以來,龍家就一直人丁單薄,像你這樣連著懷孕的不多見,說不定龍家娶了你就多子多孫了。」

    「直接幫他娶頭母豬多好。」她又開始胡言亂語。

    龍母噗哧一笑,「口沒遮攔。」

    「她又說什麼讓人發笑了?」

    「逸辰,忙完了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「有人說,讓我幫你娶頭母豬,好為龍家開枝散葉。」

    龍逸辰把西裝外套往旁邊一扔,便伸手敲了敲漫畫書後的腦袋,「胡說八道什麼?」

    「母豬很能生的啊。」穆青衣可不認為自己有錯。

    「何必那麼麻煩,我看你已經快趕上母豬的標準了。」他意有所指的上下打量了她一遍。

    「該死的龍逸辰,我就知道你是把我當豬在喂,還想要我嫁你,作夢去吧。」

    「小心小心……」他一見她要往下跳,直接上前摟住她。有這麼一個不安分的孕婦,他怎麼能不擔心他未來的兒子啊。

    龍母在一旁忍不住抿嘴偷笑。公公說得沒錯,青衣或許不是龍家媳婦最理想的人選,但是有了她的龍家,絕對會歡聲笑語一片。

    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

    「嫁給我吧。」

    如果有人一日接一日,鍥而不捨的用同樣一句話摧殘你的耳朵,折磨你的腦神經,並且抱著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的堅定意志力,你認不認輸?

    穆青衣徹底認輸了。不就是求個婚嗎?有必要讓他這樣整她嗎?

    「好。」於是認輸的她在某個天氣晴朗的日子裡,無可奈何的吐出一個龍逸辰期盼已久的字。

    「真的?」他唯恐是自己的幻聽。

    「真的。」

    「來,立字為憑。」

    穆青衣難以置信的瞪著他,「立字據?」這是求婚嗎?甚至比逼婚更可惡。

    「口說無憑,萬一你到時反悔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結了婚還能離婚呢,這樣說的話,我們根本不需要結婚。」她氣呼呼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「小心小心。」他像老母雞一樣護著她,「你就不能把自己當孕婦嗎?」

    「頂著一顆球生活真的很辛苦啊。」看著自己一天比一天大的肚子,穆青衣也是頗有怨言。現在她真的是圓滾滾一隻小豬了,走兩步就要歇三步,真不是一般的痛苦。

    「好歹他是我們愛的結晶,麻煩你的口氣好一點行不行?」龍逸辰替未出世的兒子叫屈。

    「真是不公平啊,為什麼女人就得承受懷胎十月的痛苦,而男人只需提供一顆微不足道的精子就好,天理何在?」

    龍逸辰聰明的在此時保持緘默。

    「還有啊,既然我答應嫁給你了,就麻煩你把那些鶯鶯燕燕的紼聞女主角們給我處理乾淨。」孕婦要保持愉悅的心情,攝入足夠的營養,以及有充足的休息,但是偏偏龍家的某些人就是喜歡拿他在世界各地的花邊新聞給她,當作茶餘飯後的解悶數據,也不知道到底存的是什麼心?

    「行,沒問題。」根本都是子虛烏有的東西,處理起來很輕鬆。

    「還有,拜託讓你老媽、我未來的婆婆回歸她曾經熱愛的社交圈行不行?我跟她不是很對盤,不需要天天這麼相看兩相厭的。」

    「成。」龍逸辰憋著笑答應。

    「那我去睡會兒,好睏。」

    「還睡?」

    「你有意見?」

    「你至少也要活動一下吧。」

    「麻煩你頂個大肚子活動半天再來說這種話好不好?」站著說話就腰疼,一點兒都不體諒她這個辛苦的孕婦。

    「可是媽說了,活動不足的話,生的時候你會很難生。」

    「剖腹產就好了。」她早想好了,肚子裡的小傢伙鐵定營養過剩,自然生產她早不抱希望了。

    「那你會在床上多躺好久。」

    「反正我也懶。」

    龍逸辰決定什麼也不多說了。

    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

    要不要這麼折騰呢?

    有誰樂意挺個大肚子結婚的?

    婚紗啊,搞不好一輩子就穿這麼一回,還讓她帶球穿,並且是在吃得這麼肥的情況下。

    「不要。」想都不要想,一輩子的大事,她才不要這麼糊里糊塗的過。

    「其實現在穿婚紗也很美的。」

    「信口雌黃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很漂亮。」龍逸辰為了早一日娶得老婆進門,寧可胡說八道。

    「漂亮個鬼,我就不信你突然比現在胖了兩倍,還能像現在一樣英俊瀟灑讓眾家狼女眼饞。」

    「那先公證吧。」他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「不要。」

    「為什麼?」如果她是合作夥伴的話,一定是很難談攏的對手。

    穆青衣很認真的看著他,「我覺得當幾個月的私生子,對兒子來說也是一種很新奇的經驗不是嗎?」

    「真不知道你每天都在想什麼?」

    「我也不知道你每天在想什麼,不就是晚兩個月結婚嗎?怎麼就不行了?」

    「我怕你會變卦啊。」他多無奈啊。

    「說得也是,我原來還想生了兒子給你,然後自己繼續單身的。」穆青衣深表同意的說。

    「什麼?」龍逸辰變臉。

    「這不過是隨便想想嘛。」她不以為然的揮手。

    他決定不再民主下去了,直接用強迫的。「今天就去登記。」

    「龍逸辰——」

    「這次絕對不會聽你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去。」

    「不去也得去!」他抱了她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然後在爭執聲中,他們在兩個小時後正式成為一對合法夫妻。

    「婚禮在三個月後舉行。」

    「行。」現在他可以放心了。

    「那你可以滾了。」

    「好好保重。」

    「謝謝關心。」

    這便是一對小夫妻在機場的臨別對話,非常的勁爆。

    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

    皇冠財團的當家龍逸辰終於要結婚了。

    原本說三個月後舉行的婚禮,由於穆青衣堅持的瘦身運動而延到了五個月後。

    「減肥太辛苦了。」不過成果讓她非常滿意,這樣凹凸有致的身材穿婚紗才好看嘛。

    「很漂亮,不過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照了?」什麼時候她變得這麼愛美了,竟然已經足足在鏡子前站了快半個小時。

    「多照一會兒是會死哦。」穆青衣無限感慨。

    真是口沒遮攔!「你這語氣真不像是要出席婚禮的新娘子。」龍逸辰看著她,不住搖頭。

    「婚紗上綴這麼多鑽石,真像滿天星。」她開心地看著在陽光下折射出七彩光芒的裙子。

    是呀,鑽石的光彩與她臉上開心的笑靨相映成輝,十分的賞心悅目。

    他一伸手就將人攬到了懷裡,笑道:「你在怕什麼?」

    「我怕什麼?」她伸手戳他,「我雖然在鏡子前站了不少時間,但在這之前,是誰害我一直補妝的?」

    龍逸辰臉上毫無悔意,笑得十分的曖昧,「你今天真的很漂亮啊。」

    「再漂亮也不能一直撲上來。」穆青衣立場堅定的說。她一定要當一個美美的新娘子!

    「我幫你潤唇都不用塗口紅。」他大言不慚的說。

    「是哦,那你要不要幫我紋身,我就可以不穿婚紗直接走出去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不反對,」他附在她耳畔竊笑,「只是紋身之後還是別出去比較好。」

    「當然了,否則真成了國王的新衣了。」

    「噢,」龍逸辰捂著肚子痛苦的看著老婆,「你下毒手啊。」

    「我說了,一定要當個美美的新娘子,再敢動手動腳的,我就不客氣了。」她朝他示威式的揮揮拳頭。

    「呦,瞧我看到了什麼?」唐劍飛倚在門口幸災樂禍,「辰,原來你是被家暴了哦。」

    「見笑,家教不好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暴力的女人虧你也當寶捧在手心裡。」他至今難以理解。

    龍逸辰笑道:「緣分這種東西半點由不得人,被她煞到就只好認命了。」

    穆青衣在一旁撇嘴,卻什麼話也沒說。

    「夫人,小少爺餓了。」

    「這麼快就醒了?」這小傢伙的精神還真好!她伸手抱過兒子,他咧嘴衝著她笑,很是開心。

    「劍飛,我們出去說話。」

    「嘎?」

    「走了,我老婆要喂孩子奶。」

    「哦。」

    真是很麻煩啊,又得把婚紗脫了喂,哪個新娘子像她這樣的,唉!穆青衣看著兒子的小笑臉,笑著搖頭。

    「小寶貝,你說是多個妹妹好呢,還是弟弟好?」

    懷裡的孩子專心的吃奶,對於這種高深的問題拒絕回答,也回答不了。

    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bbs.fmx.cn***

    結婚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穿美美的婚紗舉行典禮更是極難辦到。

    以上是穆青衣的真實感言。

    那天,婚禮是舉行了,不過,她缺席了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結婚典禮上昏倒很丟臉,可她就是偏偏昏倒了,昏倒就昏倒,還被醫生診斷出有快兩個月的身孕。

    「你懷孕了還敢給我去減肥?」然後龍家主宅裡就響起龍逸辰的咆哮聲。

    「難道你還想把婚禮往後延嗎?」也不想想這是誰害的,她也是滿心的不甘心呢。

    「趕快去把這身該死的婚紗給我換掉。」

    「青衣啊,快去換掉。」龍媽媽也是一臉的擔心,衣服太緊對胎兒不太好。

    「才一個多月啊,沒事。」准媽媽一點兒都不擔心。

    「去換。」

    「你再吼我,我就墮胎去。」被人吼得很不爽的新娘很大聲地吼回去。

    原本不可一世的男人馬上軟了下去,雖然還是兩眼冒著火,「求你,去換衣服了。」真是沒氣節。

    「哼。」

    「看來龍家往後真的會人丁興旺啊。」龍老太爺喜不自勝地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「是呀。」龍媽媽也很興奮,以後家裡會越來越熱鬧的,而她已經嚮往很久很久了。

    只有某個穿著新郎禮服的男人很不爽的在想,又有幾個月得禁慾了。

    【全書完】

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 總裁室友,壞壞 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